WKM12

答谢宴什么的不想去了,心理距离太远,也说不上什么话,看了小嘿的微信看到了婚礼当天的照片,我看了后不厚道地笑了,婚纱照我没认出是她,结婚当天的照片我也没认出是她,但婚礼当天的照片我觉得更接进我认得的她。

回家后看到公司办公群里发布了店铺支援人员列表,我在里面而且整个部门只有我一个人,估计决定的过程能猜到一二,去店面就去吧当做休息好了,而且看在其它部门的同事被安排了一连几天自己的心里平衡了很多,按照公司近几个月来的类似安排,这份支援计划能实行多久是个未知数,一想到如果按照支援列表中的安排的话,去店面的第二天刚好我休息,这倒是很不错

继续在工作上浑水摸鱼,发觉同事工作比我人认真得多,其实自己浑水摸鱼是因为自己觉得一个人能够完成的工作量是有限的,自己没有必要刻意用力去做而是该怎样就怎样就好,我还是一天配三张配货单,装作很忙碌但又在他人所看不见之处不紧不慢地工作,如今每天的工作都在逃避着什么,又像是每一天再往山顶推一块石头,推到山顶后石头又掉了下去,然后继续把石头推到山上这样周而复始。

至少在一年以前自己还是喜欢拍照片的,但如今自己却没有了那时的热情,看到曾经自己拍的那些在现在来看有趣的照片,却没有了动力,虽然自己想要向以前那样拍照片,但我感到自己的内核已经变了,如果是拍照片是那时的结果而非原因的话,那么今天的自己已经没有拍...

生活的苦不请自来,学习的苦是自找的,而人很懒惰,所以吃生活的苦。

前一阵子看过的一段话大概是像上面这样说的,而我想到了别的,比如生活中的种种事情是不请自来,而这些事情不是我选择它而后它就出现的,比如天气的阴晴目睹到的什么事情,而这些事我很想逃离。自己的一些回想是自动化的,而这些自动化的想法也是不请自来,而每当这时自己便专注于眼前的所见,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而非纠缠于那些不请自来的回想。

看到有一个人说小的时候觉得长大了就自由了,而长大了后发现中学时代坐在座位上的消耗着青春的日子中思想或是其它的一些事情是自由的,而同样的在我来了在已经过去的一天又一天的日子中用了某些不自由换取某些自由,比如暂时...

如今库房里的人除了主管老李外,其余的人几乎都是临近上班时间到的,近几个月里库房工作越来越忙,而此前则轻松得多,而上午也有很多的休息时间,而现在不再是这样了,而司机来得很早,一般会在上班的时间之前把货装上车,而装车需要库管来帮忙,而这种事情综合现在的种种状况不再是那么回事儿了,现在是早来等于早干活,而干这活儿又不算加班,早来干活等于吃亏,现在哪怕是来早了在物流园里找个避开人的地方坐着等,也不早去干活。

司机与库管的关系彻底崩盘,老李心里的石头或许放下了,堵在他心里想要表达的意思大概也表达出来了吧,老李一直怀疑其中一个司机偷东西,但一直没有直接证据,而此后老李一直对自己的这种看法坚定不移,老...
骑车骑到大剧院,看不到任何一个和我一样骑车的人。坐在了一直做的位置,若不是骑车自己大概不会来这里,坐在广场边上看着人们我感到很宁静
下班后天还亮着,于是骑着小自行车出去遛弯,骑到了乐松广场后折返,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在这个地方看到了另外的一个骑车的人,还有一个骑和我一个牌子折叠车的高中女生,她的自行车比我的车子好的多,骑回来的路上发现她也和我走相同的放向,她的后车货架上安装了一个菜筐而这也是我前几天想要安的东西,今天算是看到了实物是个怎样的样子。在小区门口下车推车,发现裤子全是汗,如果还是这样的温度的话,还是穿骑行裤好了。
如今我觉得涛哥辞职是因为他很看不上在这里工作中的种种,在有条理分工明确的地方做了一阵子便觉得所有这样的工作都应该这样,如果不这样就是错的是不应该的,但什么事情是应该的在我来看涛哥所认为的应该确实很可疑和奇怪,这种奇怪的感觉就像是“你说的都有道理,但这里的现实根本就不是这样,而且也不会像你说的那样”

我也越发觉得这里的工作是“彼此能接受彼此就工作下去,彼此接受不了彼此就散”

今天楼上的同事来库房说我们的工作赚钱少,库房的工作的确赚钱不多尤其基层员工,但是有一点就是不操心也不累心,或许工作多的时候身体有些累,但没有什么操心的,几乎下班就不想工作了而且也不想明天的工作,因为劳心又劳力、天...
fujifilm XQ2

关注的博客